藝文賞析

觀看大型攝影展的方法(一):如何讓攝影展成為你生命的養份
觀看大型攝影展的方法(二):看展覽至少要看三遍,你才能夠從展覽中汲取有用的養分
觀看大型攝影展的方法(三):觀看展覽的第三遍

觀看展覽的第三遍

用上述 8 種方法看過展覽第二遍之後,就進入到最重要、也最需要悟性的第三遍觀看。

第三遍觀看,也是向偉大藝術作品或偉大展覽的策展人學習的最重要的觀看步驟。

首先,盡可能遠離(向後退)展牆,瞇著眼睛觀看每一件做品。這樣瞇著眼睛看,基本上與第二遍的觀看是「反向操作」。第二遍觀看,是盡可能從眼前的藝術品中「挖掘」最細膩的細節來品嚐。但是第三遍的瞇著眼睛觀看,卻是在觀看時「捨棄一切細節」只看作品的骨幹結構。而這樣的骨幹結構,往往是一張世界名作之所以會成功的秘訣。

我建議你在用這樣的方法觀賞作品時,看見能夠讓你會心一笑的骨幹結構的作品時,趕快把這張作品的結構畫下來。

接著,仍然用盡可能遠離展牆的距離,這次是瞇著眼睛觀看「整片展牆上所有作品之間的脈絡關係」。這樣的觀看是向策展人學習。一個有好評的展覽,除了這個展覽選了哪些藝術家的哪幾件作品之外,最高的智慧通常都用在如何安排展品順序與大小的脈絡性訊息書寫上面。

同一個作者的話,哪一件作品放在展覽第一張開頭?哪一件作品放在結尾?哪一張放在觀者進入個別展區時,第一眼會看見的地方?哪一件作為整個展覽的主形象?(為甚麼?)哪些作品要放大到多少尺寸?每一片展牆的背景顏色是如何選擇的?等等。

同樣的,眾多藝術家聯展的話,哪一位藝術家的作品放在展場最前面的位置?哪一位藝術家放在結尾?每一位藝術家的前或後,是甚麼樣作品內容的藝術家?每一位藝術家作品的展出形式如何調配,讓整個展覽的整體可以看起來豐富多變,而展出的形式又可以和藝術家作品的內容妥善配合。房間四周的牆上,右邊或前面牆上的內容和對面的左邊或後面牆上的內容,拿來比對後,是否會出現甚麼樣的有趣內容?或者,一個巨大房間裡面,如果有一片單獨的大牆面,則牆面的正面是哪一張作品,反面又是哪一張作品,這兩張作品通常都會有作者或策展人想要表達某種意見的有趣內容。

屬於聯展形式的這次《微光闇影》展,開頭第一個展覽的藝術家就是李佳祐的《在黑暗中》和《隱形時光》,這個作家的展覽不僅是整個會場的第一個,也是佔據最大空間的一位。觀者應該可以推測策展人對這個藝術家的作品評價有多高。如果我們把《微光闇影》展的出口當作入口逆向進入,則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應該是張乾琦的《side chain》在外,何經泰的《工殤顯影》在裏的圓形劇場,而左手邊有兩個房間,第一間是侯鵬暉的《自畫像》第二間是侯淑姿的《Japan-Eye-Love-You》。相信這四位藝術家的作品在策展人心目中應該是排在李佳祐作品之後,處於第二等級重要的作品。總之,我們如果細心注意某藝術家或某件藝術品在展覽中所佔的位置空間大小等訊息,往往可以揣摩出策展人心中天平如何看待不同藝術家的作品。

如果你去過這次在故宮展出的「奧賽美術館 30 周年紀念展」,而且也細心觀察過每一幅藝術品的展示方式的話,相信你會不難發現文生·梵谷 (Vincent van Gogh, 1853 – 1890) 在 1890 完成的午睡 (La méridienne ou La sieste (d’après Millet), 73 x 91 cm) 作品的展牆,不僅獨立(和左右邊的其他作品距離明顯拉開),而且展牆還特別向內凹進進去將近十公分的深度。如此特殊處理這件作品的展示空間,我的揣測是策展人應該有「時代的演進,到了文生梵谷的午睡,印象派繪畫成為繪畫界主流的趨勢已經大局底定」的意思。

是的,我們建議您,不妨有可以刻意的把結束當開頭來看,就是從展覽的出口當作入口進入,逆著展出順序看展覽,往往就會看到相當不同的展覽訊息。儘管純屬意外,我這次觀看奧塞美術館30周年紀念展就是倒著看的,的確讓我有很特別的領受。

如果是同一個藝術家的特定主題的展覽,則牆上每一張作品與前後作品的之間的脈絡關係就異常重要。如果是「語意激發擴散式影像裝置」的話,展牆中出現的每一件作品的大小、形式,都可能有特別的講究,而這些脈絡又是如何?

通常我會建議同學把重要展覽的整個展場的佈置與展出作品的脈絡全部用紙筆記錄下來。這是最能夠從偉大的藝術家快速學習的方法。這樣的做法需要大量的時間,更需要大量的體力和腦力。但是對藝術學生而言,這樣做絕對值得。

從 1950 年代紐約現代美術館展出的《人類一家》(The Family of Man, 1955) 攝影展就開始使用縮小比例的展場模型來設計展出作品的脈絡關係。。當今世界各國重要藝術家、策展人都採用這種方法(在工作室搭建 1/30 大小的模型)來思考如何安排每一件展出作品的脈絡關係。既然作者是使用這樣的方法思考展場的脈絡,作為觀者的我們當然也可以從記錄繪製展場每一件作品的前後順序與脈絡中間學習到作者創作思考的精髓。

讓我們來看看日本知名當代影像藝術家志賀理江子,目前正在日本香川縣丸亀市猪熊弦一郎現代美術館展出的《Blind Date》(展期 2017.06.10 – 09.03),志賀用甚麼樣的想法展出她的最新作品,相信大家就不難了解當代藝術創作概念中,展覽已經不僅僅只是「如何將作品在展場中陳列出來」而已了。

志賀理江子在這個展覽的第一和第二個空間,動用了21台柯達旋轉木馬式幻燈片放映機(Kodak Carousel Slide Projector),各自朝著遠中近不一的投映距離,各自向著牆面投映著影像或類似有色視野基底的鮮紅色光線。另外,在區分成兩個大小不同的空間裡,牆上掛著23張大小不一,高低也不一,但是都用點光源局部照明的彩色或黑白照片。第三個房間則充滿嬰兒心跳的聲音,房間中有一個小茶几,茶几旁的牆上與茶几側面底下的牆上貼著志賀手繪的展出計畫圖。第四個房間其實是一條狹長的走道,依觀者觀看動線,分由右至左平均隔出五個區域,每個區域掛著由志賀書寫,每個區域大約數千字的小說般的文字敘述。

第一個空間的 19 台幻燈片放映機,每一台放映機幻燈片匣可以裝 80 張幻燈片,但是志賀在有的幻燈機片匣裡面,每兩張有畫面的幻燈片中間,夾著一張空白的幻燈片夾,讓幻燈機因此投映出全白的亮光。有兩台幻燈機用持續光投映鮮紅色的整片光線,也有的幻燈機用影調稍稍不同的相同畫面重複三或四次。21台往牆上投影的幻燈機都有編號,每一台幻燈機投映的影像內容也都有一個主題,如:#26 憑弔_有誰醒著?,#27 憑弔_鬼的住處,#28 憑弔_彼岸,#29 憑弔_把屍骸的頭髮剃掉、浸泡在像羊水的糖水裡,#30憑弔_祭壇,#31 憑弔_第九行星,#32 憑弔_墓穴,#33 憑弔_不可唱第二遍的歌,#34 憑弔_想著、想著、想著,直到厭倦,#35 2011 年 3 月 15 日,#36 2009 年 2 月 7 日到 7 月 18 日曼谷,#37最後一刻,#38 以呂波耳金平糖(日本連字遊戲兒歌),#39破曉,#40 46億年,#41 空棺,#42 枯井,#43 戀人。

其中, #38, #39, #40, 等四台幻燈放映機在第一個空間朝向前後左右的方向,往距離最遠的牆面投映影像,也因此投映出來的影像尺寸十分巨大。#37幻燈機雖然身在第一個空間,但卻穿過第一與第二空間的中間門,將鮮紅色的光線投映到第二空間。#42, #43, 幻燈機則在比第一個空間更狹長的空間中,朝前後兩端的遠距離牆面投映巨大影像。第四個房間的狹長走道上的文字也取有題名:#44 亡靈,#45 憑弔,#46 現實,#47 歌。

從志賀理江子最新展覽的訊息呈現看來,當代藝術影像創作,已經出現將展覽當作演唱會表演的層次了。進入這種層次的展覽,藝術家在此前創作的所有作品都變成了「素材」的角色,創作者將所有素材在展出現場,用素材間的脈絡組合成為一個全新的形而上的整體。關於這種整體要傳遞的訊息,觀者只有在現在這個展場中才能夠體驗得到。當與展場中出現的一切素材被編輯進入印刷出來的紙本作品集時,觀者能夠經驗到的,又全然是另外一種層級的內容。

相信今年三月到六月間在台北市立美術館看過《微光闇影》展的朋友,都會覺得整個展場的作品布展和安排都十分用心講究,觀眾觀賞時經歷的視覺經驗也十分活潑(對未能親臨現場觀賞的朋友而言,也只能在展覽簡介後方的展場佈置平面圖揣摩一下了)但是,如果我們能夠親臨北美館的《微光闇影》和丸龜市的志賀理江子《Blind Date》展的話,也許就會覺得其實應該已經算是非常了不起的《微光闇影》展場設計,會不會「太樸素、太簡單」了一點?

這恐怕就是後十倍速時代為人類文明帶來的結果。

我校日間部第 56 屆黃于真同學靜物攝影作品

2017 年今天,世界攝影文明進入「攝影 4.0 版時代」已經將近十年,人類文明正在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幾乎是一切攝影傳統規則早已被新的變化顛覆殆盡。和「人工智慧連線的機器人,已經開始深度學習試著要取代人類攝影師的工作」相比,攝影技術門檻消失於無形,影像數位技術已經出神入化、無所不能,網路上貯存著用「天文數字」都無法形容於萬一的數量的影像,這些在攝影 4.0 版時代最初十年已經讓普羅大眾瞠目結舌的十倍速進步,已經成為「蛋糕一片」的程度。在這些進步速度底下,不但世界的外觀已經全然不同,攝影的定義也完全改觀。如今不僅「攝影」兩個字快要成為死語不能通行,當人們談論攝影的種種的時候,最好都要先定義一下,我們口中出來的「攝影」兩個字是指著那一個朝代的攝影而言。否則兩人的談論肯定要陷入「雞同鴨講」的僵局。

時代的變化是如此的快速,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

當然,如果我們對攝影的愛好,僅止於假日旅遊拍拍紀念照或者只是把攝影當作休閒娛樂,攝影這些極速變化你應該可以忽視,但是如果你想在原先稱為「攝影」現在被稱為「影像」或「影像訊息傳播」(Image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或「影像訊息讀寫」(Photo Literacy) 領域中有所作為的話,或者你身為本文前面將的那 14 種形塑所在地域攝影文化價值判斷基準的指標性人物的話,你怎麼能夠忽視時代的極速變化呢?

如果你想要一直和世界文明持續保持著即時連動的話,那就請你密切注意鄰近各國一線城市的藝術展覽活動的消息吧!正如本文開頭所說的,在終身學習的今天,觀看公立美術館舉辦的大型藝術展覽是我們吸收生命養分的最佳食材啊!

請問,你講的攝影,是哪一個朝代的攝影?

2017 07 19 於台北天母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