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賞析

 

TEXT : Ire Tsui

世界各地的攝影博物館,有東京都寫真美術館、阿姆斯特丹 Foam Fotografiemuseum、斯德哥爾摩Fotografiska、加州攝影博物館等;近年攝影藝術愛好者增多,在香港舉辦的大型攝影展,卻廖廖可數,更沒有專門收藏攝影作品的博物館。位於跑馬地三級歷史建築物的私人博物館 F11 FOTO Museum,創辦人/總監蘇彰德,是香港事務律師,曾於教育界別、賽馬會、慈善公職,他熱愛藝術、攝影和策展,與團隊在過去數年間將毓秀街這幢舊建築,變成推廣攝影、保育空間。

攝影是一個國度,題材廣泛,從相機、視覺歷史、紀實新聞、藝術創作、自我探索到出版等,觸及社會、歷史、政治時代、生活民生、藝術、科技等事物。蘇彰德分享攝影對生活的重要性:「攝影之所以吸引,就是因為可以擴闊我們的眼界,吸引讀者去了解國際議題、美學風格,還有接觸不同背景的人。」

F11地下和一樓為展覽廳

為了保留建築物的獨特風格,在空間處理方面,博物館都會小心安排。

私人博物館才會做的事情

F11 FOTO Museum 每年舉辦約三、四個展覽,展出攝影師名字有 Elliott Erwitt、Robert Capa、Bruno Barbey、Paolo Pellegrin、Sergey Ponomarev、Werner Bischof 等,從大師到 Magnum 創辦人、紀實攝影師,視覺風格強烈,議題具時代和社會性。「2012 年買下這幢舊建築時,為了配合這兒三十年代藝術裝飾風格、建築空間限制,我們決定做與藝術、攝影相關的業務;在畫廊與博物館之間,後者具文化和教育意義,節目也較多樣性,包括攝影作品私人收藏、高水準展覽、教育、研究和出版。」

F11專注發展大師級內容,邀請攝影大師如 Elliott Erwitt 辦展覽,讓不同國籍、年代和風格的作品在香港展出;同時在不同樓層,設立私人珍藏的 Lecia 相機藏品區、攝影書架和相關資料,讓參觀者瀏覽/研究,儼如一個攝影美學中心。「 這些政府和商業畫廊不會做的事,我們卻相信對大眾的攝影教育,具有重要的影響。」私人博物館好處是自主性強,也可見到蘇彰德投入策展工作的熱枕,親自邀約大師來港辦展覽外,也在展覽設計、佈展工作上投入時間和心思。在今年的法國攝影展《Return To Beauty – Jacques Henri Lartigue and his world》,設計團隊從展示方式、牆身顏色、平面設計、燈光,甚至字體都有細緻考慮,連作品名字都是手寫,目的是為了展現 Lartigue 手帳中的美學。

精心策劃和分享 

在 F11 FOTO Museum 的柱子,有不少海外、本地攝影師親筆簽名。「前來博物館,有小學生、中學生、攝影師和業界等;例如喜愛相機的人,會關注器材;既可以讓學生認識舊攝影技術,如即影即有;展覽中的攝影作品也是一種美學欣賞教育。」位於博物館頂層有大量攝影書籍和藏品,更不時舉辦分享會和講座,推動研究和出版。「作為收藏家,我們還要分享,對藏品進行研究,這樣才能夠在過程中與用家互動。」

F11 還會與法籍策展人合作,於 2017 年 10 月舉辦 Alexander Rodchenko 的作品展,展出近120幅作品。這位生於二十世紀的前蘇聯美術家、雕刻和攝影家,是結構主義和蘇聯設計學派的創辦人,Rodchenko 的攝影作品反映社會現實,追求新形式,他經常從出人意料的角度拍攝,以俯視或仰望為觀賞有來震憾,或讓熟識景物帶來新角度。「今年是俄國革命一百周年,香港卻鮮有人提這些經典的俄國藝術美學。」

而 F11更還有另一個計劃——於銅鑼灣天樂里開設新攝影空間F22,走另一條展覽路線。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