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賞析

TEXT : Ire Tsui | PHOTO : Billy H.C.Kwok @ ATUM Space

位於西營盤山道旁的保德街,長窄小區內有住家、餐廳、小店、車房。六月剛開了一家由獨立紀實攝影師們主理的 ATUM Space。店內有畫廊、咖啡店,可以辦攝影展覽、工作坊。首個展覽《8×10》是資深攝影師黃勤帶的作品,帶來過去三十多年來紀錄港澳兩地殖民地時光《皇后旅館》、六四現場《89’廣場的日子》,一幅幅黑白照,是生活的其中一部分,卻讓觀者走進光影和時間的長廊。

ATUM Space 選址西營盤保德街,社區感強,也讓空間多了人與人的互動。

紀實攝影,還有新角色

ATUM Images成員包括本地八位攝影師。團隊為新聞攝影媒體平台,關注人權、環保、時事等各類議題,曾為多家本地、國際媒體及圖片社進行拍攝任務,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衛報》、《華盛頓郵報》、《端傳媒》、Getty Images及彭博新聞社等,同時從事不同面向的攝影工作。ATUM Space 則以實體店接觸大眾,店子選址地舖,空間寬敞,咖啡香,坐位舒適,食物以簡餐為主,有 All Day Breakfast、意粉、甜點等。展覽和活動重點為本地紀實攝影,如由資深本地攝影記者擔任導師的紀實攝影工作坊,未來也會籌備台灣、中國內地的攝影師作品展。團隊希望以教育配合商業營運模式持續下去,讓空間得以生存下去。

攝影偏鋒嗎?我們每日看到的新聞圖片都是攝影記者的作品,隨着生活愈來愈數碼、科技化,視象對大眾將有更重要的影響和意義。現實卻是視覺影象訓練太少,甚至可以說是冷門。與外國攝影師相比,香港需要自製更多機會推廣攝影文化。 ATUM Images/Space 的創辦人林亦非,本身是獨立新聞攝影師,他認為推動攝影不能只作為興趣,還需要角色。「數碼攝影普及,令攝影不再是專門手藝,以前入行有門檻,現在反而多了人接觸攝影,我們想說的不只是如何拍一張好看的照片,還有時代意義、行業價值觀。」

連結新舊時代斷層

「香港傳媒環境/生態,令紀實新聞發展不如理想,即使有好的新聞攝影,大眾/讀者能夠分辨好壞?特別主流媒體以 Hit Rate 主導,長遠來說,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大機構老闆難看清楚,小型獨立媒體,即使做得好,也要面對經營壓力。 」林亦非發現,香港紀實攝影行業正在面臨斷層問題,上一輩退休,年輕一代不清楚行內發展和過去的重要作品,推廣和教育甚重要。

「香港最早的紀實攝影應該是由《南華早報》開始,早年的本地報紙主要由文字記者兼任,直至九十年代《蘋果》出現,業界開始注重影像,跟隨發展;近年則是網媒主導,攝影主要以網路為先。」透過展覽, 團隊嘗試梳理香港紀實攝影發展,如回顧黃勤帶作品,可以舉辦學校導賞、工作坊、講座。「我們想做的不只是紀實,還有不同類型的攝影工作坊,如跟 Polaroid 合作。這也是另一種美學欣賞,直接或間接地影響對影像有要求的人。這街道很有趣,鄰近港大、學校,可以讓更多學生接觸攝影;社區感強,如旁邊車房的狗會探我們。平日客人大多是附近街坊,也有外國人,週末假日則是遊客、一家人。咖啡店有一種親和感,可以是辦公室,學生來做功課,記者來打稿;也可以輕鬆地看展覽/翻攝影書、參加工作坊,讓更多不同類型的人互相交流。」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