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賞析

文:徐尉晉

在上周(24至26日)舉行的香港攝影書展,本地獨立攝影書店創辦人,攝影師岑允逸(Dustin)對記者透露:「其實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參加書展了,我們將會於今年稍後結業。」2013年初,Dustin 與兩位朋友創立展覽場地及獨立書店 The Salt Yard,展覽場地在2015年結束運作,轉成以網上書店為主,經過兩年時間,書店將於今年正式結束。

Dustin曾經說過,希望讓香港攝影文化更加多元化。從開辦展覽場地開始,到網上書店,他致力為讀者搜羅一些非主流或另類的攝影作品。(徐尉晉攝)

書店收入難以維生

Dustin 解釋:「到現在也看不到有何真正可以持續發展(sustainable)的方法。」他以今次的攝影書展為例,指:「就算是資源比較豐厚的本地出版社,參展規模也正在縮減。何況是我們一些較為獨立的參展商,閒米煮閒飯的,就更加捉襟肘見。」

他對記者說:「相信你也問過不少人,真的賺到錢的人有幾多?其實現在也是很不健康的,你看楊德銘《Yes Madam, Sorry Ah Sir》攝影集,也需要用眾籌的方式才能出版,今次參展的出版社和書商,不論是日本、本地的出版商也好,很多都要自己掏荷包,很多人都是很辛苦地支撐着。」Dustin 感慨地說:「我不會唱好這東西的。」

他指,單靠書店的收入實在難以維生,因此只能用 part time 形式進行。書店的日常營運主要由他一人負責,除了書店的工作,他還不時要教書來維持生活,加上最近家裡有點事,因此感到十分吃力。 「作為一個攝影師,我也想多花時間拍攝自己的作品」,他說:「過去犧性得太多時間了。」

本地客只佔5分之1

現實環境與 Dustin 起初想像的大有不同,「例如我們網上書店,大部分訂單也來自外國,本地生意只佔5份之1左右。我最初希望,把攝影作品介紹給香港的攝影愛好者,但最後也是賣給外國人,我開始覺得沒有意義。」他說。

雖然現在有不少外國客戶透過他們來找中國攝影書,「但換句話說,我們沒有太多本地客。或許這與可能沒有實體店的關係吧。這幾年整體業務有增長,但不是很明顯,也不足夠去很健康地營運下去。」

Dustin表示,攝影書始終是小眾的書,讀者就是那一群,不會變多,也不會突然變成主流。(徐尉晉攝)

Dustin與拍檔Gary參與香港攝影書展。他形容,把今次書展當成一個讀書會,大家來揭揭書,最後不買也很開心。(徐尉晉攝)

打游擊的方式並不健康

Dustin 以今次參展的另一間本地獨立出版社 browine 為例,表示:「他們名正言順做一個全職的出版人,這才是方法,他們很有系統,很有方向,知道如何跟攝影師合作。」另一方面,他又指出,由於缺乏一個有系統的銷售網絡,許多攝影師往往要兼顧自主出版:「那種沒有章法的『打游擊』,很不健康,只不過是當時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從前沒有人去做這件事,所以唯有自己把它『孭埋上身』。」

除了本地讀者的反應不理想,他也表示,現在出版攝影書的功夫比從前複雜了。「現在要整個 package 去搞,除了攝影書本身,也要透過展覽和媒體去散播這件事,例如用展覽去發布一本新書的做法十分常見。」

Dustin 提到,在2008年出版攝影集《係.唔係樂園》時,「當時沒有網絡,書只可以發行到較大型的書店,基本上沒有人買的。現在已變成一個小眾市場(niche market),但小眾的書,讀者就是那一群,不會變多,也不會突然變成主流。」

對於出版和銷售攝影書的工作,Dustin 仍是認同的,他說:「是有人需要做這些工作,但你要我做一個全職的出版人,我就不會了。」他說,「自己可以做到的實在有限,不如把能量放回自己的攝影創作上,讓其他有能之士去做。」他慨歎說:「這些都俱往矣。」

觀眾平台多於攝影師平台

Dustin 曾經說過,希望讓香港攝影文化更加多元化。從開辦展覽場地開始,到網上書店,他致力為讀者搜羅一些非主流或另類的攝影作品,希望透過這些作品去接觸讀者,多於想提供機會給攝影師展示作品。他形容:「這是一個觀眾平台多於攝影師平台。」

今次攝影書展,他也帶來了一些較為偏門,甚至連自己感到有挑戰性的攝影書,「好像 Richard Mosse 用紅外線相機拍攝難民的照片,就算自己不喜歡,也會希望介紹給讀者。因為攝影是需要新突破(break new ground)的。」

「另外,也會向讀者介紹一些本地較為低調的本地攝影師,例如我自己。」他笑說,「還有譚志榮拍攝雨傘運動的《我們不是暴民》,他一番心機出版了,可惜沒有怎樣去推廣宣傳。又例如,攝影師林振東和我為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拍攝的一系列作品,我與黃勤帶、余偉健、楊德銘、趙嘉榮數年前合作的攝影刊物《麻雀》等。」Dustin 形容,把今次書展當成一個讀書會(book club),大家來揭揭書,最後不買也很開心。

另一種方式保持與攝影書的關係

Dustin 稱,自從這一兩年家人病了,也沒有開展過新的計劃。現在逐漸把手頭上的工作減少,未來希望有更多時間,專注做自己個人的事情,寫作也是其中一部分。

Dustin 曾為不同機構擔任介紹書本的工作,例如去年香港歌德學院頒發「德國攝影圖書獎」,曾找他提供一份香港攝影書名單。他也曾為攝影師黃勤帶編輯攝影集《Vajrayāna》。除此之外,他本身也是一位知名攝影評論博客。他補充道:「The Salt Yard 不會就此消失,只是暫時終止攝影書網上零售服務,以後還會繼續策劃和發行的幕後工作。」

「其實我也想保持和攝影書的關係。」他說:「將來我也會造書的,始終我是喜歡攝影書的。只是銷售這一部分已撐不下去。」

(The Salt Yard網站截圖)

攝影師簡介

岑允逸曾任攝影記者超過十年,獲得多個機構的攝影獎項,包括香港報業公會、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國際特赦組織、亞洲傳媒大獎的獎項。他舉辦過個人展覽包括:「(不)敢作夢」、「別名:Xianggang」、「奧運健兒寫真」、「某座」、「某座二期」、「活一生人」精神病康復者攝影展等。

他亦參加過國外和本地多個展覽,包括「城市漫遊者─社會紀實攝影」、「平遙國際攝影節」、「集美X阿爾勒:東西方對話」國際攝影季等。岑允逸曾出版多本攝影集,並在2013創辦攝影展覽空間「The Salt Yard」,他的作品被美國三藩市現代美術館和香港文化博物館收藏。

原文刊載於《香港01》之《藝文創意》專欄內 日期:2017-03-29
原文連結:https://goo.gl/2Wt52k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