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賞析

文:何家達(前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執委)

早陣子無綫一套以男記者與女警察為主角的電視劇有一句對白刺中了我的神經,話說男記者在教導新同事如何當個「好」記者時說:「發生咩事都影咗相先,見到隻鷹等緊垂死鮋小朋友都係影咗相先!」這裏說的應該是南非攝影記者 Kevin Carter 拍的那張名為《飢餓的蘇丹》,照片內容是蘇丹內戰到處饑荒,一隻禿鷹在餓得皮包骨的女童不遠處徘徊,不難令人想像女童的下場。電視編劇或許認為這樣的對白能點出普羅百姓對記者的認知,但他未必知道攝影記者在拍攝苦難時面對的心理掙扎與承受的痛苦。現實中的 Kevin Carter 在獲得普立茲新聞獎後遭受千夫所指,罵他不理女童死活只顧向老闆交差,最後他走向自殺的絕路。

 

攝影記者 Kevin Carter 所拍名為《飢餓的蘇丹》

選取血腥照片準則

我請教了在大學兼職任教新聞攝影的現職《明報》圖片編輯郭慶輝有關選取血腥照片的準則,他表示最理想的做法當然是無任何審查的情況下刊登照片,因為攝影記者最重要的職責就是忠實地記錄事件,攝影記者拍到的照片只要不涉及做假就應該刊登。但現實中編輯對如何選擇照片還有很多其他考慮,例如要考慮讀者(如學生)能否接受內容會令人不安的畫面。

紐約的 Daily News 選擇了另一種方法去保護讀者的眼睛,編輯室決定將 Boston Globe 攝影師 John Tlumacki 拍到的照片左方女傷者的腳傷用 Photoshop 隱去,使畫面上看起來相對沒那麼血腥。然而這做法很快被其他攝影記者發現兼在網絡世界炮 轟這做法完全違反新聞攝影道德。National Press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 的專業操守第六條指明 [1] ,編輯不應操控、加減影像內容以達至誤導的效果。Daily News 的做法明顯違反了操守。

彭博發放的相片顯示被炸斷雙腳的 Jeff Bauman 救援情況,畫面讓人瞪目結舌。

Daily News 選擇了另一種方法去保證讀者的眼睛,編輯室決定將 Boston Globe 攝影師 John Tlumacki 拍到的照片左方女傷者的腳傷用 Photoshop 隱去,使畫面看來相對沒原相那麽血腥。

保護讀者還是自我審査?

以上兩例正好點出現實中的傳媒很多時或因為保護讀者,或因商業考慮而自我審查,大大收窄了刊登照片的尺度。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與尚‧摩爾(Jean Mohr)合著的《另一種影像敘事》(Another Way of Telling)裏這樣寫覑:「報道攝影故事屬於一種目擊報道(eye-witness accounts),而非說故事,正因此我們必須仰賴文字說明,來克服影像中無可避免的曖昧含混(ambiguity)。含混曖昧在採訪報道裏是不被接受的,但在說故事裏卻是無可避免的。」我不是鼓勵媒體嗜血,而是新聞攝影既然以目擊報道為首要責任,就應該盡量忠實地呈現攝影記者的紀錄。

再者,淨化的影像不代表現實中的受害者能免除受苦。即使 Kevin Carter 照片中的蘇丹女童活下來,其他千千萬萬因戰火同樣在遭受饑荒的小童又活下來了嗎?照片經過剪裁,那波士頓爆炸案中 Jeff Bauman 的雙腳就沒被炸斷嗎?攝影記者不是在以他們的存在與見證去警惕、呼籲、關懷甚至嘗試拯救世界嗎?

先拍照還是先救人?

與 Kevin Carter 命運迥異的,是美聯社攝影記者 Nick Ut,他在越戰時拍下9歲女童 Kim Phuc 跑向相機逃離南越軍方投擲的凝固汽油彈的相片後,更把 Kim 帶到醫院請求醫生拯救她。Nick 更一直像叔叔一樣時常探望 Kim 並與她成為好朋友。若要問我攝影記者每當面對「先拍照還是先救人」這個問題,我只能無奈但坦誠地告訴各位,每次情況都不同,根本沒有金科玉律可以遵守。攝影記者既是記者亦同時是一個人,拍照不是他唯一可做的事;但同時攝影記者亦不是專業救護人員,遇上突發情況他亦未必懂得或有能力去救人。

Diane Arbus 說過:「我真的相信世界上有些事情如果我不拍下來,就沒有人會看見。」Magnum(瑪格南)圖片社創辦人之一,Henri Cartier-Bresson (布烈松)發給會員的備忘錄這樣寫覑:「我想提醒各位,瑪格南的成立是為了讓我們,事實是迫使我們,用自己的能力與解讀,為我們的世界與時代留下見證……當標誌性事件發生,或許並沒有什麼賺頭,但只要你在場,就應當用照片的方式介入我們鏡頭前發生的事,毫不遲疑地犧牲物質享受與個人安全。」願攝影記者們繼續為大眾留下見證,編寫歷史。

本文由《明報》授權轉載,刊於2013年4月28日《星期日明報》「風花雪月」專欄內。
原文標題為《VIEW FINDER:FIND A VIEW:嗜血的鏡頭》
編輯:蔡曉彤

[1] https://nppa.org/code_of_ethics

Related